架空馬戲團歡迎您在標明出處的前提下分享完整文章連結,但請勿擅自轉貼、擷取或抄襲部分圖文內容,感激不盡。

目前分類:書寫:文藝青年弄風月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我十六歲那年,我老爸奉命切腹謝罪而死了。原因,竟是因為一條狗。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時候,我一直堅信自己是全江戶城最幸運的孩子。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這是妳的房子。」弁天以一種因為找不到更好的說法所以只好直接坦率說出來的口吻這麼回答。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種涵蓋太多想像空間的答案,根本不算答案嘛。雅子這樣想著,臉竟不知不覺紅了起來,白皙的雙頰一瞬間被染成粉嫩的櫻色。再怎麼男人婆,異性之間的曖昧這回事,雅子畢竟還是懂的。

「因為雅子妳,我才會對這間屋子感興趣。」

「因為我?」

弁天又露出了溫柔的、毫無侵略性的笑容。還好他腦袋裡裝的不光是豆腐,否則一個堂堂大男人這麼愛笑,十足像個傻子。

「因為我怎樣?你是可憐我一個女孩子家,隻身住在破爛的長屋裡嗎?」嫩櫻色從雙頰退去。

其實雅子並不是故意這麼酸不溜丟、句句帶刺的,但是不知怎麼了,衝出口的話就是這麼不中聽。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喲!柳川大人!」

三戶人家之外,賣二手遊女(妓女)和服的大嗓門阿梅一如往常地扯開喉嚨嚷嚷,

「今天怎麼這麼晚呀?昨夜上哪獵豔了嗎?找不到好姑娘的話娶我當老婆吧,一定夜夜把您伺候得快樂似神仙!」

多麼的有精神,相隔三間房外的雅子在屋內都聽得見。

「不敢、不敢,在下不值得阿梅小姐您託付終生。」

身穿樸素的深色著物、戴著笠的弁天微笑著輕快回應,一點也不以為意。

雅子沒聽見弁天的聲音,但是她知道弁天人一定馬上就到了;大嗓門阿梅每日例行的熱情告白,就像天天必定在大清早對著路人狂吠的獅子丸一樣,在這個長屋街坊裡,比任何時鐘或靈媒預言都還來的準。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神無月的清晨,初陽乍醒。吸飽昨夜寒氣的晨露,在河邊草叢中的野生桔梗花瓣上凝結成珠。露珠滴下,打醒了縮在花下的橘色小野貓。貓咪打了個大呵欠,起身拉長前臂,弓起臀部,不疾不徐地伸了伸懶腰,隨後抖了抖身子,鑽出草叢,輕快地往街道上跑去,迅速地消失在附近的屋角。

早在太陽正式升起前,公雞便已飛上河邊長屋的屋簷,精神豐沛地啼個沒完沒了。不過,真正有本事吵醒長屋裡的雅子的,是隔壁大叔家那隻老是愛在大清早對著路人狂吠的雜種狗獅子丸。

長屋末端的房子內,睡相不佳的少女雅子像隻燙熟的蝦子般縮在厚棉被裡,卻露出了繫著小鈴鐺的右腳腳踝。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雙孩子的小腿從高高的窗口露了出來,百無聊賴地前後甩動。

這雙腳丫子上鮮豔的紅色皮鞋跟左右左右地輪流敲擊窗下灰白色的古老石壁,喀啦喀啦地為孩子胡亂哼出的音階打節拍。亮晃晃的雪白絲襪包裹在尚未發展出性別特徵或肌肉線條的細瘦小腿上,使得這雙上下甩動的腿從遠方看來就像一雙隨意晾在窗邊,隨著夏季熱風慵懶拍動的濕襪子。

不過,這個窗口並不是可以隨隨便便用濕襪子來褻瀆的窗口。這扇窗連接的是高高在上的公爵大人書房。書房內,有枚只要蓋在任何紙張上,就能讓紙上的任何文字成為鐵錚錚的律法,並且輕易讓窗下不遠處的的平民老百姓們生不如死的家徽印璽,它正靜靜躺在桃花心木書桌的抽屜裡。桌面上印著孩子的鞋印,對書桌所象徵的威權作出大不敬的滑稽挑釁。聰明人都畏懼這個窗口,甚至不敢走近站在窗口內的人可能看得到的土地範圍,只怕一個不經意的視線冒犯了正好站在窗內的公爵大人,進而在三更半夜被獄卒從床褥中拖走,遭受到沒人料得準輕重的懲罰。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注意:本文內含限制級內容,未滿18歲嚴禁閱讀,衛道與恐同人士亦請慎入)


「動一下,再多一點,露西妲!」
                                                                               
1992年八月,天使之城洛杉磯的某處攝影棚內,名為露西妲的女人將她令人慾火賁張的纖長雙腿又張開了些。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一直下著雨。

灰黑天際上凝結著的,盡是吸滿髒污、臭抹布般的烏雲。

這雨是不能淋的。

雨總能讓散佈在地球每個角落的騷人們風花雪月地讚頌或詛咒,現在也是如此。倘若隔著鑲嵌了水晶體般的雨滴的窗櫺向外看去,雨更能將周遭景物蒙上一層灰色的美感。這廂景色看起來固然詩意得令人幽怨,不過務實來說,現在的雨裡除了有打從太初時期就存在的成分──水之外,還參雜著太多一般人連名字都唸不出的毒素、渣宰、懸浮物。

所以說這雨是不能淋的。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二十一世紀初令每個關心永續生存議題的環保人士憂心忡忡的溫室效應早已成為歷史。早在人類學會拿樹葉或獸皮遮住重點部位之前就不曾改變形狀的亙古地殼,也在不斷重複上演的世界強權核彈殊死鬥之後,被炸成了現在這副人類能力所及最具政治美學的新模樣。每個世紀末都有許多自認先知的幻想家或自認魔頭的激進份子大肆預言著人類滅亡、世界崩毀的來臨,不過他們全都成了名符其實的卡珊卓拉。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彼岸花


彼岸花/higanhana/是日本花名,日人附會其為佛教法華經中提到的天上之花、接引之花(摩訶曼陀羅華曼珠沙華),於是又稱之曼珠沙華,語源梵文manjushaka。日人將之稱為彼岸花,主要因為此花常開在墳墓四周,加上鮮紅如血的彼岸花開花時間固定為蕭瑟的秋季,花開葉落、葉發花謝,彼此永生不相見。因此常與死亡、別離、悲傷回憶等不祥色彩合而為一,在日本被視為不吉利的花朵,別名有死人花、地獄花、幽靈花、剃刀花、狐花等等。傳說在通往冥界的路上,開滿了血紅的彼岸花,將死亡之路染成一條「火照之路」。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們都是如此的不堪寂寞,所以我們都要表演、我們都要表示意見、我們都要證明自己的存在;可我們做的,說穿了不過都是拼命地用喧嘩或紛擾掩飾更深層的死寂,問題只是我們有沒有意識到、或是肯不肯承認而已。......我們都寂寞,可我們都怕寂寞,於是我們都假裝不寂寞,是吧?」M這麼說,在群魔亂舞的華麗宴會中彷彿同是天涯淪落人似地吻了她的手。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他在門外靜靜偷看著自己的新婚妻子與自己為妻子找來的男人在新婚床上翻雲覆雨

當他聽到他妻子對男人發出的充滿挑逗與誘惑意味的嬌媚呻吟

當他感受被縟間兩具年輕美麗肉體互相激烈糾纏而發出的顫動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標題感覺很像《生化人是否夢見電子羊》,不是嗎?別說在國外了,我想科學怪人這號人物即使在台灣也是家喻戶曉吧。我們都知道科學怪人是恐怖、醜陋、畸零的怪物,我們或許還知道他其實是由無數屍體拼湊而成的,甚至,我們有些人還熟知Frankenstein這部小說。

但是,恐怕還有些人不知道由十九世紀女性哥德小說家瑪莉雪萊所著之Frankenstein,其實並不如中文書名般是恐怖的科學怪人的名字;相反的,法蘭肯斯坦是創造他的科學家。

科學怪人的劇情大概是這樣的: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自戀者叫narcissist、自戀情節是narcissism、自戀的形容詞為narcissistic,而總是生長在水邊,自蓓蕾至盛開始終低頭望向水面,含情脈脈欣賞自己的美麗倒影直至枯萎的水仙花,名喚Narcissus。

        Narcissus,納西瑟斯,其實是一個生長在古希臘神話時代的王子。

        故事向來只有版本、沒有真假對錯可言,各位姑且聽聽我所知的版本: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變態

我要在一個貴族出身的學齡前小男孩心中烙下第一個「恐怖」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信眾的神今晚煞有其事的自言自語

「我要戒掉迷戀幼稚男的壞習慣。」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信眾的神在火車中
幽幽凝映著點綴遠方燈火的黑色車窗
車窗上頭有個兩層賽璐璐參差重疊出來似的影像
神知道那個影像是他的臉
只是這張臉神一點都不熟悉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信眾的神總是在夜裡為七情六慾所苦,然後在白晝對昨夜的失態自我解嘲。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沒有信眾的神語重心長地說:

「在廁所裡讀羅蘭巴特的《神話學》,特別有味道。」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信眾的神獨自走在台中公園黑漆漆的人行道上,抓緊了行囊,草木皆兵地戒備著,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美國女詩人希薇亞普萊斯曾說她的英國詩人老公泰德修斯是那種

「隨便出去散個步或划個船,回來就可以寫出一篇絕妙好辭的傢伙」

我是那種人嗎?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