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是妳的房子。」弁天以一種因為找不到更好的說法所以只好直接坦率說出來的口吻這麼回答。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種涵蓋太多想像空間的答案,根本不算答案嘛。雅子這樣想著,臉竟不知不覺紅了起來,白皙的雙頰一瞬間被染成粉嫩的櫻色。再怎麼男人婆,異性之間的曖昧這回事,雅子畢竟還是懂的。

「因為雅子妳,我才會對這間屋子感興趣。」

「因為我?」

弁天又露出了溫柔的、毫無侵略性的笑容。還好他腦袋裡裝的不光是豆腐,否則一個堂堂大男人這麼愛笑,十足像個傻子。

「因為我怎樣?你是可憐我一個女孩子家,隻身住在破爛的長屋裡嗎?」嫩櫻色從雙頰退去。

其實雅子並不是故意這麼酸不溜丟、句句帶刺的,但是不知怎麼了,衝出口的話就是這麼不中聽。 

「不是這樣的。」弁天的臉上並沒有被激怒或是不悅的表情。

「我的親友欠你錢嗎?」

「沒這回事。」

「你對我有什麼變態的意圖嗎?」

弁天苦笑著搖頭。

「那到底是怎樣?這是江戶第一美男子的某種委婉告白嗎?」

天哪,這哪是任何有教養、知矜持的女子會說的話。

「不,我配不上妳....」

老套,但不意外。弁天對所有接近的女人都會祭出「我配不上妳」、「我不值妳託付終生」之類的說詞。

「那麼?」

「其實...我也不知該怎麼說比較好......」

弁天,這個不久前才輕而易舉的把布莊千金大小姐迷得團團轉的傢伙、這個不論世井匹婦或是名門閨秀都能如行雲流水地應付的傢伙,竟然也有面對著女人而說不出話的時刻。

不知為什麼,弁天的答案雖然籠統得一點意義都沒有,雅子心裡卻很開心,只是她仍不動聲色的觀察弁天的反應,而弁天也只是彎腰直視著悶不吭聲的雅子,像是在觀察一個來自天外的奇特生命。最後,似乎有點困窘,弁天眨了眨眼。

在可以感受到比次呼吸的距離內,連雅子不得不承認,她很喜歡這樣不疾不徐地靜靜回視眼前這對異於常人的琥珀色雙瞳。映在這對眼睛中的自己的臉,似乎也變得特別溫柔。

然而,雅子卻沒有沉溺在這種令她背脊忽冷忽熱的安靜中太久。相反的,她幾乎是不解風情地伸出了食指,叭的一聲用力抵在弁天的鼻頭,將他本來挺直的鼻樑推成了豬鼻子狀。

弁天識趣地後退。

「算了算了。肉麻兮兮的對話到此為止,不知怎麼解釋就別解釋了。」雅子像個路邊大叔般地搔了搔頭。

「第二個問題,為什麼你有武士刀?庶民是一概不准佩刀的,為什麼我記得身為人偶師傅的你不僅帶過刀,還懂得武術?」

雅子講的,是他們正式成為朋友、建立租賃關係之前的故事。她雖然不敢自稱深按刀劍武藝的深奧世界,但好歹也是武家遺族。眼前的男人是否為習武之人,她可以從體態和動作一眼看出。

弁天垂下雙眼,靜靜地用鼻子吐了陣氣,似乎認真思考著該如何回答。

「第三,二十五歲的你也老大不小了。如果在自家開個人偶店,應該也能當個獨當一面的小老闆了吧。為什麼還沒娶個家世清白的好女人傳宗接代?家裡雙親都不會緊張嗎?」

一股腦把問題通通直接了當的說出來了。當雅子問完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心跳莫名奇妙地變快了。畢竟,這些探人隱私的問題和人偶生意以及一切與店舖之事都無關。

金色的飛塵懶洋洋的飄在從窗縫斜射入屋內的陽光中;整個小屋被雅子問題和坐在架上專心凝視這段對話的玩偶們所充滿,顯得炙熱無比。神無月的涼意與門外熙來攘往的世界,似乎和屋裡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弁天琥珀色的雙眸錯開雅子的視線望向她身後不知何方的遠處,不過他看來並沒有被這些問題惹惱,也沒有露出「這跟妳沒關係吧」的不悅;事實上,雅子這種常常有意無意冒犯到人家的個性似乎從來沒有成功地惹他生氣過(雖然很無聊,但她的確試過惹弁天生氣)。她已經開始覺得弁天是個就算天塌下來也能在瓦礫間微笑著活得很快樂的樂天派了。

但是,現在弁天一句話也不說。沉默讓空氣凝結,重得彷彿將之劃開,不知道會跑出什麼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來。這是之前碰面必能找到什麼話題喳呼喳呼起來的兩人從來沒有遇過的狀況,而雅子開始察覺自己或許摸到了龍的逆鱗,或許不應該問這些不在兩人友誼範圍內的事情。

「喂......你不想說就別說了,只是些無聊的問題而已。」

「不......」

弁天將視線轉回雅子臉上。出乎意料的是,雅子看到的,竟是一雙作錯了事而懇求被諒解的小孩般的眼神。她從不曾在老是一副悠然自得模樣的弁天臉上看到這種有重量的眼神。憂傷的碎片。他在怕。

「我想說,只是我有點擔心說了之後會造成妳的不安和困擾。」

他似乎是很認真的如此認為。

「不安和困擾?你會說出什麼我聽了之後會引來殺身之禍的秘密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我......」

「怎樣啦?男子漢大丈夫不要婆婆媽媽的。」

「我擔心妳會怕我。」

啪的一聲,雅子的手迅雷不及掩耳地往弁天的腦門呼了一個響巴掌。暴殄天物。布莊大小姐若是看到了這樣的畫面,一定會大呼雅子是個焚琴煮鶴、粗野得不可原諒的蠻夷之人。

「阿呆!你在想什麼啊?就算你是狐精或是河童我也不怕啦!如果你人畜無害,我不會跟你過不去的。如果你真的是什麼牛鬼蛇神,我也會在怕之前把你一屁股踹回地獄裡去!」

弁天揉了揉剛剛被呼了巴掌的地方,露出了一種彷彿在問「真的嗎?」也像在暗自慶幸「得救了!」的殷切眼神,而雅子則爽快地嘻嘻笑著點頭。那種爽快的態度,不知為何就是能讓人感到很放心。

一陣深呼吸後,弁天似乎快速重新整理好了思緒,用一種幾乎抽離了所有情感的平淡語氣開口了。

「的確,我......是個怪物。」




つづ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mona 的頭像
demona

架空馬戲團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