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馬戲團歡迎您在標明出處的前提下分享完整文章連結,但請勿擅自轉貼、擷取或抄襲部分圖文內容,感激不盡。


(此音樂錄影帶並非本人上傳,原網址見http://www.youtube.com/watch?v=XMCUg1J8nuI)

明明歌詞就沒什麼,編曲也不怎麼驚為天人,但是聽著聽著,不知道怎的,
眉就鎖了起來
臉就別了開來
眼就閉了起來......

這種生理反應做何解釋呢?

大概是主唱Matthew Bellamy的聲音太有感染力吧......說感染力似乎也不太對,畢竟能讓我感動的男聲,從來從來就不是他那種略帶神經質的高音。那究竟是為什麼呢?為什麼這首歌給我的感覺,和「裡面有什麼東西碎掉了(a quote form evence)」的感覺,是那麼的相像呢?

啊啊,好美的歌曲,美到令我心好痛......

我固然是個無可救藥的爛文青,但從不為了展現自己的多愁善感而刻意輕言心痛;心痛這種感覺太神聖而不堪,不是任何為賦新辭的騷人可以褻瀆的。所以,姑且就相信生理反應吧。舌頭再怎麼鼓動都不如生理反應來得誠懇。這首歌給我這就是如此純粹的,心痛的感覺(足以把我從魔獸世界的魅力中一把揪出來認真寫感想文的感覺)。

***

剛剛在網路上東看西看,看看有沒有人能把這段簡短的歌詞給翻好。不過最後在Google上找到的唯一一篇歌詞翻譯,怎麼看都像是依譯者自己的感覺翻的......也不是說這樣有什麼不好啦,只是我覺得他翻的某些地方和歌詞本來的語意有出入,所以容我在此獻個醜好了,如有錯誤敬請指正>///<


 繆斯樂團─意料之外

You could be my unintended
Choice to live my life extended
You could be the one I'll always love
 妳可能是我意料之外的選擇
 伴我渡過往後的漫長人生
 妳可能是我將永遠深愛的人

You could be the one who listens
To my deepest inquisitions
You could be the one I'll always love
 妳可能是我身邊的那位伴侶
 傾聽我內心最深處的每個疑問
 妳才應該是我將永遠深愛的人

I'll be there as soon as I can
But I'm busy mending broken
Pieces of the life I had before

 我會盡快趕到妳身邊
 只可惜我仍疲於修補
 過去那破碎的人生

First there was the one who challenged
All my dreams and all my balance
She could never be as good as you

 曾經有過那麼一個人
 挑戰了我內心的夢想和平衡
 她永遠不可能像妳一樣好

You could be my unintended
Choice to live my life extended
You should be the one I'll always love

 妳可能是我身邊的那位伴侶
 傾聽我內心最深處的每個疑問
 妳才應該是我將永遠深愛的人

I'll be there as soon as I can
But I'm busy mending broken
Pieces of the life I had before

 我會盡快趕到妳身邊
 只可惜我仍疲於修補
 過去那破碎的人生

I'll be there as soon as I can
But I'm busy mending broken
Pieces of the life I had before

 我會盡快趕到妳身邊
 只可惜我仍疲於修補
 過去那破碎的人生

Before you
 妳出現之前的人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mona 的頭像
demona

架空馬戲團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nozomi21wt
  • Unintended也是我剛開始接觸Muse的時候
    一聽就愛上的一首
    很自然的就會被Matt的聲音融化
    我覺得啦...Muse的音樂讓我喜歡的地方
    就是他會直接敲到人的心坎裡面......
    有空可以找找他們現場演出的影片
    會覺得更棒......
    啊,初次留言就囉唆這麼多,不好意思 :D
  • YouShanLin
  • 嗯...
    最近突然又翻到這首歌...
    所以開始練他的吉他譜XDD

    真的是一首聽了會有心痛的感覺(哈哈 太誇張的形容)
    大概是主唱在唱這首歌的那種嗓音吧?!
  • 正以先
  • 起初聽見這首個的時候並沒有很認真的了解他唱什麼, 只是有種吸引人一直replay的魔力,還有另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在纏繞...
    直到心碎的時候又把他翻出來聽並找到這了解了這首曲子的時候...
    才驚覺原來如此啊.....
    謝謝版主將歌詞翻譯地如此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