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p/Tuck season 5 episode 9

Forgetting is easy, but forgiveness is another story.  To forgive the unforgivable, however, is perhaps the only way for a tortured soul to make peace with itself.


「原諒不可原諒的」,如果真的可以做到,不是人間神佛就是人間笑柄吧。

我膽顫心驚。而令我膽顫心驚的,並非我無法原諒那些用不可原諒的方式傷害了我的人;相反的,我竟然發現我的體內有種非常沒出息的溫柔,像是某種乍看無害、實而危險的寄生蟲,讓我不自覺一再再想要去原諒不可原諒也沒必要原諒的人(不是原諒那種無心冒犯的人,而是真正刻意傷害的人),不管他們屑不屑我的原諒。

說不定,當我體內的溫柔蟲讓我的自尊降得比路邊被輾過的的狗屎還低,低到讓我開始認為我有義務去原諒不可原諒的人的同時,那些根本不屑我原諒的人,正在指著我捧腹大笑,笑我蠢笑我活該笑我三好加一好。但是,嘴巴上抱怨咒罵之餘,我卻還是會想盡辦法站在對方的立場去合理化他們的行為,好像我是個十惡不赦到活該遭現世報的帶罪犯人,理當被他們作賤蹧蹋(但我明明不是!我絕對有自信說我不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理當含淚感謝他們沒殺死我而讓我有機會變得更堅強。

久而久之,如果我沒有主動去向當初對不起我的人寒喧道歉(幹麻道歉?),請他原諒我當初過度反應、戕害了原有的友情,我竟然會良心不安,覺得我不原諒人家是我的錯、是我的失敗、是我的卑劣,更是我當初活該被欺負的一切理由(前幾個禮拜我還像個推銷員似的主動用盡各種聯絡方式,寫長信寄hotmail、寄bbs、留長言在MSN、打N封簡訊,只為懇求一個曾背叛過我的朋友原諒我事發後有陣子不跟他說話)......

像我這種人,欠損報復心的、愛道歉的、自我貶斥的、說是會記仇卻更容易流失怒氣的(難怪當不好WoW戰士)、被欺負了還主動替對方找藉口來原諒他的笨蛋,是註定要在這個戰場般的社會中絕種的。這種附著溫吞的病態基因,是注定要被暴烈又好戰的強勢基因消滅的啊。

或許,這也是宙斯大神不讓我成為一個天天想著結婚生子的夢幻少女的原因吧。畢竟,天底下只有兩種人會去原諒不可原諒的一切,第一種是超凡脫俗、隨時可以得道涅槃的準神佛(如同文首《整形春秋》劇照中的Rachel),另一種就是我這種連自己的尊嚴和權利都不積極爭取的溫吞笨蛋了。繁衍後代這種首重優生學和競爭力的事情,還是免了吧。

我自己都不敢想像如果我生了個跟我一樣溫吞的兒子或女兒,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別人家的兒子女兒欺負成什麼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mona 的頭像
demona

架空馬戲團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