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自己本來在和今天中午就要文定宴客的朋友有說有笑 
結果一通電話來,
卻是另一位新娘的媽媽劈頭就問今天他女兒結婚我去拍了沒 
還問小花童有沒有大聲唱國歌,
結果我滿腹狐疑的說沒有啊我沒去 
然後電話另一頭那位新娘媽就昏倒了 
我這頭則開始緊張自己是不是在同一時間接了兩場婚攝, 
壞了另一位新娘的大喜之日 

2. 
畫面跳到我老家主臥室 
之前曾有個破碎的夢講的是一個女同志很想跟我在一起 
但是又覺得全世界一定都不會原諒她 
所以就一直病厭厭的躺在我老家主臥室 
結果我這次做夢再次跳到這個橋段裡 
當我看見她,
她竟然已經被拔掉一隻手 

而且我心知有人會像日本讓國神話裡的高天原之神把出雲一方本土的神明雙手都拔掉那樣拔掉她另一隻手 
讓出雲本土神和她都像是沒有手的蛇一樣在地上以痛苦爬行的方式逃亡 
她滿臉怨恨又好像期待我救她地看著我 
我只好湊上前去擁抱躺在床上的她 
當我靠近,瞬間她的衣衫褪去 
我接觸到的胸膛雖是女人肌膚的觸感,卻沒有乳房,
像是男人的軀幹 

3. 
畫面跳到一場國宴
無雙蛇魔裡的織田信長正斯文地宴請曾被遠呂志奴役的戰敗國首長們 
說時遲那時快
會場上突然殺出某戰敗國的教育部副部長說要遞出辭呈 
當時的與會人士中有一個人知道 
這個突然急著要辭職的副部長身懷該國教育部的鉅款或是弊案 
想趁信長重整綱紀之前辭職落跑 
於是那個 知道內情人就在隆重正式的信長國宴中突然暴衝出來奪走該教育部副部長的辭職信 
接著兩人展開追逐 
追到門外
突然有隻正義的山豬撞向兩人 
把該副部長撞倒了 
結果被撞倒的副部長見縫插針地開始賴在地上
擺出一副委屈的臉 
先問突然砰的一聲出現在他身邊的許多小朋友說:「你們有沒有受傷?」 
小朋友大聲齊喊沒有 
然後副部長就口吻哀怨而無恥地對所有人說 :
「你看,你們這些沒教養的喪家犬,我怕的就是小孩子像這樣受傷! 
今天嚇傻了國家未來主人翁都是你們的錯!不是我的錯! 」
接著,該戰敗國礙在不可給信長與世人不顧小孩安危的形象 
只好出動所有警力捕抓正義的山豬 
瞬間新聞電視台的SNG畫面中出現了五六隻山豬被綁在一起到處掙扎的樣子 
而新聞記者卻旁白說現場被捕捉並綁在一起的山豬已有五六十隻 

4. 
夢境的畫面轉回信長國宴處 
當大家都猴急的衝出大門看剛剛那場鬧劇
大廳內只剩信長一人
此時隱約感覺有某人從視線外走來 
而信長依舊穩若泰山的坐在原本的位子上
只有一句穩重低沉的「哦,軍師......」出口,講的是日文
就像在無雙蛇魔中得知敵方幕後運籌帷幄的軍師豋場時的口吻


然後我被鬧鈴吵醒,準備趕著出門拍婚攝
(怎麼感覺現實的開始和夢境的開始莫名奇妙的連在一起了?XD)
創作者介紹

架空馬戲團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