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這是我的反應。彷彿我是自己裡面的局外人。

 

而當我如此反應後,我開始思索自己是否可能有某種情感表達上的障礙。我不是很喜歡拍照嗎?我不是為了拍照而做了很多蠢事、麻煩事、燒錢事、自討苦吃的事嗎?那我這「哦。」是什麼怪反應?任何在自己專注的領域上受到認可與宣揚的人,都會開心的吧?不只開心,應該還會忍不住唯恐天下不知地到處炫耀吧?上網站、上雜誌、上政府出版品......不是對我拍照至今最大的肯定與讚賞嗎?那我到底有什麼不滿?

 

事實上,我沒有不滿啊。但是除了「哦。」之外還要我怎樣?張燈結綵手舞足蹈?蹦蹦跳跳大肆張揚?寫篇心智年齡只有國中生程度、不斷跳針重複「趕羚羊啦就是送!林祖媽最屌啦!」之類文字的文章?非要不可的話當然可以啊。我可以用百分百擬真的演技完美演出以上所有橋段。但是......我可不可以只要「哦。」就好?這真的是我當下唯一的感受啊。

 

我知道在這種時刻寫這篇文章本身就很有假謙虛真炫耀的嫌疑,但是我表達出的反應的確就只有這樣,而這種反應連我自己也覺得違常地恐怖。為什麼會只有「哦。」?是我沒察覺自己對攝影已經失去了愛、徒存慾望,導致即使受到讚賞也不覺狂喜?是我對自己的要求太高,所以即使自己拍的爛東西上了雜誌刊物也不覺光彩?是這年頭拍照片上雜誌、上政府出版品本來就沒啥值得大驚小怪?

 

......還是,我一直都無法坦率地承認自己「愛了」的驕傲、甚至無法承認自己任何非理性的感受,包括貨真價實、不具表演成分的快樂?

 

我總是沒辦法誠實面對自己真正愛的東西、總是下意識用過剩的理智和刻意堆砌的時空來阻絕當下的喜怒哀樂、總是等到原初的感覺消失了才用無止盡的悔恨、不解和惆悵來悼念我失去的感覺。(2046裡有隻感情處理總是慢半拍的女機器人,記得嗎?)啊啊,究竟是那包藏在高度自律之內的終極偽善讓我如此錯亂,還是哪裡出錯了,讓我成為一個無法誠實去快樂、誠實去憤怒的假人?

 

現在我該高興啊!我該張燈結綵啊!我該手舞足蹈啊!我該蹦蹦跳跳啊!我該大肆張揚啊!我該寫篇心智年齡只有國中生程度、不斷跳針重複「趕羚羊啦就是送!林祖媽最屌啦!」之類文字的文章啊!

 

我該「感覺」啊!

雖然感覺後的真實反應可能很醜陋、很粗俗、很無恥、很卑鄙、很over,但我好歹是個人,是人就該感覺啊。感覺!

為什麼我會央求只要「哦。」就好?
我不懂。
我怕。
我怕我會就這樣慢慢變成一個情緒錯亂、感情與腦神經完全搭不上線的怪物。


我不想當怪物。我不想當一切感情都得靠理智運算過後才能「演」出來的機器人。但是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正常」。

 

我不知道。

 

曾有人說要訓練我拔掉身上自衛性的刺,讓我真實地去體驗喜悅、受傷、憤怒與「愛」的感覺。就我所知,經他訓練後我不但沒有變得更坦率,反而更不願意再拿出誠意去感受任何東西。於是,我成了現在這個沒學過半齣戲卻能演出一切戲劇性情感的假人。一切本應自然流露的的情感不是經過精密計算之後上演,就是自動完全壓抑。

 

「正常」嗎,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mona 的頭像
demona

架空馬戲團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