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_The_Milky_Way_at_Night_1280x800  

 

由於昨天熬夜工作到凌晨六點的關係,沒有午睡習慣的我下午忍不住貪睡了一下,作了個近期內最美的夢。

 

在夢中,30歲的我回到過去,準備參加舉行在高雄市立文化中心戶外廣場的國中畢業典禮。本來我帶著半年前剛買的智慧型手機(就是被我用京都買的蒔繪紋貼得三八阿花的那隻)和兩三千塊的零用錢,卻在踏入文化中心的那一瞬間遺失了。於是,我進入了一種無法聯絡未來、手中沒有半毛急難用錢的狀態。

 

 

但是,我一點也不擔心。因為在夢中,我和所有的國中同學們整了隊,從黑夜中傲然不羈地往文化中心的圓形廣場邁步前進。

 

在昏黃的鎢絲路燈下,每張臉孔都被染上了鮮豔的黃褐色。我們什麼都沒有,沒有頭銜沒有金錢沒有權力沒有慾望,心靈卻是無比的快樂,每一個笑容都是真真切切的笑,而不是為了應付這個世界而勉強自己擠出來的面具微笑。

 

我們在圓形廣場邊突起的土坡上坐下,呈獻在我們眼前的蒼穹,被和照片中一模一樣的閃耀銀河所填滿,無數的流星在銀河中飛舞,炫麗異常。在銀河與地平線的交界處,是畢業典禮的巨型舞台。沒有大官致詞、沒有政客拉票、沒有長輩說教、沒有家長忙著炫耀自己教出了如何如何優秀的孩子。取而代之的是,每個班級的畢業生們陸續將自己的「夢想」搬上舞台,推出自己最鍾愛的表演。當我們坐下就定位時,在廣場中央表演的,是隔壁班不亞於太陽劇團的特技體操和彩帶舞。

 

夢中的我自知已經三十歲,因此,即使外貌看起來還是個國中生,我卻忍不住流下了淚水,感謝上蒼讓我擁有一個遠比記憶中的國中畢業典禮更璀璨千萬倍的國中畢業典禮。然後,我想起了《壁花男孩 (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中的一段台詞,忍不住輕聲覆誦。身旁那些一二年級和我同班,但是上了三年級後就被能力分班到所謂的「B班」去的男生們哈哈大笑,指著我的臉問我為什麼一邊哭一邊念聽不懂的英文。但是我不在乎,我笑著流淚,繼續念:

 

 

I know these will all be stories someday.

And our pictures will become old photographs.

And we'll all become somebody's mom or dad.

But right now, these moments are not stories.

This is happening. I am here. (. . .)

I can see it. This one moment when you know you're not a sad story.

You are alive. (. . .)

And in this moment, I swear...

 

 

 

... we are infinite.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