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的是《深夜食堂》片頭;片頭曲是那種乍聽之下沒啥感覺,但往往會在深夜未眠時浮現於腦海中久久不去的旋律。下面那篇去年底寫的日記其實和《深夜食堂》沒啥關係,只是現在突然又想到這首歌,所以順便把文貼出來佔佔版面,請勿見怪)

========================================================

剛剛看完了一齣日本深夜劇

(每集僅十來分鐘,尺度較大故僅於深夜播出;相較於熱門偶像劇,深夜劇比較像是「大人的故事」)

這齣深夜劇的故事是關於一群背景複雜的成人們萍水相逢於小食堂中

彼此分享生命中的悲歡離合的經過,劇名為《深夜食堂》


看完後果然不出所料的餓起了肚子
於是就(被置入式行銷而?)決定去吉野家
也就是深夜食堂片頭的不夜城街景中有出現的、
那片我曾花了一整晚鑽遍其大街小巷的日本新宿歌舞伎町之中也有的吉野家
在店裡因為單純想吃茶碗蒸和味噌湯而莫名奇妙點了一整份外帶套餐

可能是因為晚了
店裡沒有準備太多煮好的現成品
因而等候得特別久
我坐在店裡望著玻璃門外因雨水而溽濕的醜陋街道發呆
耳裡隆隆迴響著店裡兩個手拿數疊大學期中考答案卷、
感覺像是混法律系的歐吉桑的辯論聲
他們如入無人之境的高聲爭論刑法綁民法的是非對錯
還有前陣子好心背玻璃娃娃同學下樓梯
結果不小心跌倒摔死玻璃娃娃的倒楣高中生的悲慘下場

當時因事不關己而討厭那種大聲嚷嚷的我想著

他們的議題在電視和網路上該吵的早吵夠了
該戰的也早戰爛了
口口聲聲說台灣司法體制爛
但是他們不正寄生在其中吸著這爛體制的奶水過活嗎
捧著飯碗罵飯碗
又沒本事摔飯碗

那麼這一切無意義的高分貝爭論(在平靜的深夜速食店中)又干其他所有在場人士啥事?
但或許說到底
這就是法律人的驕傲吧
在公共場合中得意忘形地強迫周遭人聽他們趾高氣昂的辯論
好強喔
好有正義感喔
嗯哼嗯哼

辯論從店內延伸到店外
我很高興我不用為了一套蓋飯套餐而永遠忍受他們的高明非凡


接著我回到家門口停好車
在停車場遇到一對大學生情侶在那卿卿我我摟摟抱抱

果然是冬天了

進了電梯
又是另一對大學生情侶
他們跟之前那對法律系辯友一樣的趾高氣昂
只是他們不是在辯論

而是趾高氣昂的在有監視器、有24小時警衛監視,還有我這個體積龐大的空氣人的小電梯裡
旁若無人的激情舌吻並彼此愛撫了起來
我想如果我不在旁邊而電梯內沒有監視器
說不定這隻電梯內會現場上演另一齣18禁深夜劇


唉  早知道當初就該搭乘同時停在一樓的另一隻電梯

這樣我和他們就不會礙著彼此

相看兩討厭


啊啊
果然真的是冬天了
連人與人彼此取暖都變得如此刻不容緩呢
不知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像是空氣人般看著這一切的我又在幹什麼呢?
這就是一條年屆二十七的敗犬在冬季雨夜中獨自品嚐孤獨況味的口感嗎?
如果是的話
嘖嘖
還真難吃



P.S.不是蓋飯套餐難吃。你懂的。

創作者介紹

架空馬戲團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