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前男友突然在MSN上傳訊給我,說他看了我近幾年使用DSLR拍的照片,並給了以下的評語(醒來後我竟然每一字都記得): 

「妳拍的照片介於初學者瞎貓碰上死耗子的樸實感和極欲效仿專家的造作美感之間,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接著他傳了幾張他參加清明節家族掃墓時隨手用小DC拍的照片給我看,畫面中他家的祖墳是淡藍色的巴洛克造型,看起來就像美了一萬倍的金門古洋樓遺蹟,周圍點綴著幾個身著Emperor Armani或是Gucci黑色西裝、撐著黑傘、表情寧靜肅穆的親人。對著電腦上這幾張淒清絕美的照片,我啞口無言,羞愧得無地自容。 (Sorry,ex-bf,沒有對你或你家族不敬的意思,我無法控制自己會夢到什麼) 

接著,我硬把我老爸老媽拉過來,並且著急地翻著突然出現在我手中的攝影作品集,跟他們說:「你看,我前男友拍的照片好棒啊!被登在書裡了喔!」當時我非常非常確信他的作品的確出現在書裡,因為我還在快翻的過程當中瞥見了他的照片,只是翻得太快忘了頁數。 我父母皺著沒耐性的眉,噘著嘴說:「哪有?哪有?你前男友哪有可能?」結果,他的作品便當下從攝影集中消失了。 

我呆坐在那惴惴不安,無法理解為什麼像傻子一樣努力了這麼久,仍然什麼成果都沒有。連不碰攝影的前男友拿小DC隨手拍都遠遠比我強。在不斷的自欺欺人之後,我怪罪於D70s和18-200VR不夠高檔,害我拍照都拍輸人,於是我在2002年電影《遊園驚夢》中的風月場所「得月樓」賣了身,換錢去買新一代機皇D3和N家鏡皇大三元。 

最後,我在泛黃畫面中穿著厚重旗袍、纏著淌血小腳,成了褪色照片裡面容悵然若失的青樓女子;機皇D3和N家鏡皇大三元,早就遺失在時光洪流中不知去向。 (抖)
創作者介紹

架空馬戲團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