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91141_10210466199192054_7242829812092231067_o.jpg

 
談香之前,請容我講一個故事:

一位壓抑著愛火的禁慾神父和他心愛的女人站在冷寂海灘的兩頭遙遙互望。他們天人交戰後萬分掙扎地試圖奔向彼此,卻又像希臘神話中因觸怒天神而被懲罰永遠朝山頂推著不斷滑落的巨石的薛西佛斯般鬼打牆地永遠到不了彼此身邊……
 
即便不可抗力消失,不知多想用自己的手心感受愛人臉龐溫度的神父最後仍在只剩一公分距離時顫抖著握起了拳頭,對著她的眉心處隔空畫了個不知該算賜福還是抗拒的十字後轉身離開。回到修道院後,神父同時因把自己心愛的人孤伶伶地丟在海邊以及對上帝精神出軌而感到雙重內疚,於是在斗室裡不斷用玫瑰念珠鞭笞自己。隔天早上,鞭痕仍隱隱作痛的神父被一陣騷動驚醒,因為修道院中所有的神父和修士們都在驚呼:「海灘上有鹽柱!繼義人羅得的妻子(創19:15-29)之後,又有一個女人受上帝懲罰而化成了鹽柱!」……
 
動了凡心的內疚瞬間無限惡化為椎心刺骨卻不可告人的懊悔與悲傷。在神父痛徹心扉的無聲哭喊中,聖光大作的天庭傳來了毫無容赦的這句話:「你以為這樣就足以贖罪了嗎?懲罰才剛開始呢!」……

**
 
實不相瞞,以上是誓不當腦殘粉的我此生首度發現自己成了某個男人的腦殘粉時作的夢,而這段夢境內容就是我聞到Oriza L. Legrand - Relique d'Amour(愛的遺跡)後第一時間湧入腦海的畫面。

更具體而言,愛的遺跡在我腦海裡呈現出來的正是神父自我懲罰時所在的那間斗室的氣味──陰鬱松林中年久失修的歐陸修道院、古老冰冷的石牆、石縫間的潮濕青苔、充滿歲月痕跡的上蠟木質禱椅、透過褪色的彩繪玻璃斜射在牆上的冷峻聖像、瀰漫在空中的聖壇白百合花粉味,以及從稍早祭儀中使用過的香爐裡飄散出來的沒藥焚香餘韻。這些氣味揉雜在一起,營造出的是一股聖潔、壓抑、禁慾而冰冷的氣息──不是那種世俗言情小說中的霸道總裁的高冷,而是真正遠離了滾滾紅塵的那種非人冷寂。

七情六慾當然還是有的,只不過它們都被深深壓抑在想找也未必找得回來的深淵裡,無聲無息。
 
如果將香水作為一種藝術表達形式來欣賞,愛的遺跡肯定是一支充滿故事、獨一無二且難以取代的液態藝術品。更加難能可貴的是,它是純手工調製出來的香水,且來自於擁有近三百年歷史的法國獨立香水品牌Oriza L. Legrand。創立於西元1720年的Oriza L. Legrand是歐陸史上極少數曾同時受法國、英國、俄國與義大利皇室官方認可的宮廷香水供應商,創始人Fargeon更是最後在法國大革命中上了斷頭台的法國皇后瑪麗安托瓦內特生前御用的調香師。這個獨立品牌並不像一般坊間的大小眾香水品牌般亟欲推陳出新,而是努力保存歷史,在香水原料供給與政令法規不斷更迭的時代潮流中力求忠實還原古老配方,因此三百年來總共只推出了十八支香水,愛的遺跡便是其中之一。
 
如果您耐心看到這裡,可能會忍不住心想:「意象如此強烈的香水到底能在什麼場合穿啊?」嗯,確實,這不是什麼日常香、約會香、工作香、旅遊香、撲倒香,或者床前睡香。如果是我的話,我會在想要一個人沉澱心情欣賞美術展或現場觀看悲傷的戲劇時穿、在厭倦人群並想一個人跑去海邊或無人教堂中靜一靜時穿,或者在沒有任何外力支援、必須完全靠自己來完成某項艱鉅任務時穿。總而言之,這是一支適合孤獨(孤獨,而非寂寞)的新古典主義香水。

如果您也是個香癡、喜歡孤獨的醍醐味,或是常碰上適合穿這種香的場合,在此誠心向您推薦愛的遺跡。
 
品牌:Oriza L. Legrand
品名:Relique d'Amour(愛的遺跡)
香調:西普柑苔調
前味:松、新鮮草本元素
中味:白百合、粉香、橡木、焚香、沒藥、橄香脂
後味:麝香、苔癬、上蠟木質元素、胡椒
香水濃度:淡香精
適用性別:不限
適用季節:不限
香跡:不明顯
持香度:適中
 
P.S. 最後是腦殘粉的散播歡樂散播愛時間:文首腦洞大開的夢境內容出自於我看了世上唯一能讓我淪為腦殘粉的Clément Chabernaud客串演出的法國歌曲MV後作的「續集夢」,而配圖背景中的側臉正是Clément飾演禁慾神父的畫面。這首法文歌MV在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mona 的頭像
demona

架空馬戲團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