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6923_10202636348970692_2133595353207014043_n  

 

雖然我是個土生土長的高雄人,但在包裹著甜美糖衣的市中心住久了,便也徹底遺忘了高雄一直是個工業都市的事實。直到最近經歷了氣爆、上週從屏東騎車回高雄時在高屏邊陲的雙園大橋上看到了如此陌生的高雄市,我才猛然驚覺我的家鄉確實是一頭令人怵目驚心的工業巨獸啊......

 



說她是頭工業巨獸,似乎也就代表著我是個希望工業退出高雄的ECO文青。確實,遷廠綠化、還地於民什麼的我當然很樂見,只是不切實際的理想說來輕鬆,倒是這廠該遷去哪呢?

 

工廠就像電廠和垃圾場,沒人想和他當鄰居,卻又理所當然地享受著他們所帶來的方便,那我們到底該怎麼處理之?

 

遷廠關廠後,咱們是否有能力產業轉型、學會用念力發電、以節能環保愛地球的慈悲心去超渡垃圾、說服它們自行回歸虛無?

還有,失去工作的市民們又們該何去何從呢?ECO文青們想要的是潔淨的城市和清白的良知,但若工人們連下一餐都成了問題,他們還管得著什麼地球的未來嗎?當立場不同但都沒有錯的雙方彼此衝撞、互不相讓,這個城市的未來究竟又會變成什麼模樣呢?

 

啊。對不起,我又情不自禁地噴出又臭又長又沒重點的文青文了。區區一介騎山豬上班的鄉下匹婦(根據天龍國人的戲稱)又是何德何能談論這等尊爵不凡、菁英限定的大哉問?好啦,那還是講人話好了:

 

 

 

哇咧!原來高雄尾生做這款!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