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馬戲團歡迎您在標明出處的前提下分享完整文章連結,但請勿擅自轉貼、擷取或抄襲部分圖文內容,感激不盡。

tumblr_n3jlidZw4x1qiznxlo1_1280  

photos: Andreja Pejić by Rowan Papier for Andrej Pejic X Sam Synder Campaign

 

今早睡醒第一件事,就是從手機看到我的臉書專頁上有朋友熱情分享了Andrej變性的消息。我雖不敢自稱Andreja的死忠粉絲,但得知消息的第一瞬間,仍打從心底恭喜她、祝福她。

 

現在,就請讓我野人獻曝地奉上style.com在Andreja公布變性消息後率先刊登出來的獨家專訪翻譯稿吧。如有翻得不好的地方,敬請海涵:

 

 

* * *

 

Q:妳的性別認同是?

 

A:我是一個女人。

 

 

Q:進行變性手術前,妳的性別認同是?

 

A:其實,我早在13歲時就認清自己的性向了。當時的我已經透過網路得知,成為女人是我遲早必須去做的一件事。然而,在那個時間點變性當然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便暫時擱置了這個念頭,而雌雄莫辨的中性風格,則成了我在展示女性化特質時不必對外界──由其是身邊無法理解「變性人」或性別認同議題的友人──作出過多解釋的途徑。接著,如同大家所知道的,我進了時尚界、成了「雌雄莫辨的男模」。這段歷程讓我成長了許多、也幫助我找到了自己;然而,成為女人仍舊是我的終極夢想,這點我一直都放在心上。以前我之所以還沒準備好公開討論這件事,是因為我害怕無法得到大家的理解、不曉得大家是否會喜歡我。然而,現在我決定站出來,因為我長大了(今年22歲),而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夠幫助其他需要的人。我的選擇站出來,為的是替這種性別掙扎賦予一張有人性的臉孔。我認為這是我的責任。

 

 

Q:妳似乎很早就認定自己的性別了,那麼,以男兒身的身分成長的過程,是否很艱辛呢?

 

A:帶著性別認同障礙而活,從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因為人們往往無法理解。我從小就知道自己喜歡所有女孩子氣的東西,但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我不知道原來這種傾向是可以被解釋的,也不知道我有什麼可能的選擇。因此,在9至13歲的這段期間,我進入了某種「男子漢訓練營」時期。我努力嘗試著成為一個「正常的」男孩,以為自己只有成為男同志或異性戀男這兩個選項。然而,我並不覺得自己是男同志,也不曉得自己還有別種選擇,直到我13歲時在網路上發現世界上還有一整個變性大家族的存在。這個家族中有專業醫師、醫療照護和研究報告等等資源,令初次接觸到這個圈子的我大開眼界。從那天起,我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Q:有些人似乎認為變性手術(以下簡稱SRS)充其量只不過是整型手術的一種。妳是否可以談談妳的想法呢?

 

A:是啊,很多人似乎以為這只是跟整容差不多的東西,好像跑去跟醫生打個招呼說:「噢嗨,我想變成女生」就能搞定一樣。當然,事實要來得複雜許多。首先,妳必須先經過一連串的心理評估,而我從13歲就開始看心理醫生了。雖然進入模特兒圈子之後就沒能再去看醫生,但我大約在一年半前再度開始了我的心理評估。這種心理醫療照護對所有變性人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個過程可以幫助妳找到真正的自己。不管妳多想動刀,在那之前還是得先通過一連串非常嚴格的精神測驗才能這麼做。

 

 

Q:關於變性的議題,是否還有其他謠言或迷思是妳想終結的?或者,妳希望普羅大眾對SRS和變性人有什麼樣的了解?

 

A:我只希望大家能夠理解變性人也是人。我們大家都是人,我們的生命和你們的生命都是一樣的。對我們而言,變性是一個既定的事實,而我們唯一的要求,不過就是希望大家能接受、承認我們的性別認同。這是最基本的人權。

 

 

tumblr_n3jlidZw4x1qiznxlo4_500  

 

Q:妳已經正式將妳的名字從Andrej改為Andreja了。為什麼改名對妳而言這麼重要呢?

 

A:我只在字尾加了個"a",是因為我並沒有徹頭徹尾變成別人──這只是一種演化而已。該不該改名的問題讓我思忖了很久。其實在西方,Andrej本來就不是個特別陽剛的名字,但改名是我母親非常重視的一件事,因為"Andrej"是一個傳統東正教的名字,而在信仰東正教的地區,這毫無疑問的是個男子名。因此,我保留了"j",並且加了個女性化的字尾"a"。在此之前,"Andreja"這個字其實並不存在,但我無論如何還是想保留原本的"j",因為那也是我的一部份,是我原本的名字。

 

 

Q:當妳告知經紀公司妳將進行SRS時,他們作何反應?

 

A:那是一個很有趣的經驗。我在今年初完成了手術,而我在動刀兩個禮拜前把這件事告訴了我的美國經紀公司DNA的男模部門。當時,我只是淡然地說:「這是必然會發生的事」,因為我不想讓任何考量阻止我。我心意已決。最近,我和DNA的女模部門開了個會,而經紀公司的人似乎很樂意將我從男模部移往女模部,這是很棒的一件事。我想這應該是前無古人的首例吧。

 

 

Q:妳變性前不就已被各大經紀公司同時列入男模與女模部了嗎?

 

A:事實上,我在全球個經紀公司的狀況確實都是如此,除了在美國紐約之外。我想,美國市場對這種議題的接受度或許還不夠吧。

 

 

Q:妳覺得從雌雄莫辨的中性男模轉變為女模會對妳的事業帶來什麼衝擊呢?

 

A:我希望一切都好。SRS是一種個人選擇,而既然我選擇了踏出這一步,我就不斷告訴自己:「我一定要讓我的事業適應這種轉變」。因此,我希望我能繼續維持目前的成功。我相信我已向時尚工業界證明了自己身為模特兒的專業能力,而這種能力是不會憑空消失的。姐經驗豐富的呢~

 

 

Q:中性與變性社群最近似乎成了流行文化的討論重點,在時尚工業界中尤其明顯。例如Hood by Air by Shayne Oliver這個品牌就請了社群中的潮男潮女來走他們的2014秋冬秀。妳認為大眾對變性人族群的關注是從何而來的?

 

A:探索中性與變性美學的潮流大概是從2010年開始的,而那正巧也是Lea T和我入行的時期。當時每個人都在說:「唉唷,這八成只是一時風潮啦,吹一吹就過去了。」但事實並非如此。我想這個一直沒退燒的現象背後所代表的,正是社會上那群不願屈服於傳統、過時的性別框架的人。是他們滋養著這個潮流,而這個潮流則推動著時尚工業界對美的新探索。

 

 

Q:妳認為時尚工業界是否從頭到尾都一直支持著妳的事業呢?

 

A:我很早就功成名就,而媒體的報導也多半是正面的。時尚界中有許多人極力支持我,例如法國設計師Jean Paul Gaultier、哈潑時尚全球時尚總監Carine Roitfeld和德國時尚攝影師Jürgen Teller。然而,我一直以來都必須面對兩個嚴峻的挑戰,那就是(1)設法不被貼標籤,並且(2)讓自己的中性風格賣得出去。在我剛入行時,我這樣的風格還是個前所未見的新玩意。當然,這條路上還存在著不少外來的阻礙,尤其是當我試圖取得化妝品牌、香水品牌或相關大企業廣告代言時。這一塊商業氣息更重的領域遠比狹義的時尚工業界還要難接近,因為他們過去從沒用過像我這樣的人。那些人沒做過大眾接受度的市調,而他們都是相對保守的商人,因此我必須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他們證明我有人氣、我有實力、我可以成功推銷他們的商品。

 

 

Q:所以妳應該很希望代言美妝品牌囉?

 

A:這是所有模特兒的夢想啊!如果真能如願,那實在是太瘋狂太瘋狂太瘋狂了。不過,我們就靜觀其變吧。我很榮幸能做自己熱愛的工作;對我而言,現在就已經像是活在美夢中了。

 

tumblr_n3jlidZw4x1qiznxlo5_500

 

 

Q:過去在參加選模試鏡時,是否有過任何讓妳備感挫敗的經驗呢?

 

A:噢,當然有的,特別是在我剛搬到倫敦、剛入行的時期。當時的我走進男模試鏡會場時,人們會說:「不行,妳不屬於這裡。」而當我走入女模試鏡會時,人們又會說:「經紀公司幹嘛送個男的過來?」......人們花了好一段時間才適應我的存在,因此我這條路並不是從一開始就順風順水。

 

 

Q:妳認為時尚工業界應該如何擁抱變性社群呢?

 

A:如果時尚工業界能將變性女模視為一般女模、將變性男模視為一般男模,而非將變性模特兒視為某種卡在夾縫中的稀奇商品,那就是再好不過的了。我認為這是變性模特兒目前所必須面對的最大困境,就像九零年代的黑人模特兒一樣。當時的黑人模特兒曾面臨「噢,妳可以照我說的做,但除此之外不准輕舉妄動。妳只能走秀,不可以跑去拍平面廣告blah blah blah blah」的處境。我認為這就是時尚工業界應該改變的地方。

 

 

Q:去年初次見面時,妳看起來已經是個非常有自信的個體了。進行SRS之後,妳是否感到更自在了呢?

 

A:我想,從我決定要展現自己女性化一面的青春時代起,我就一直很滿意自己的模樣,而SRS則是最後的畫龍點睛──如同在蛋糕上灑下最後那層糖霜。變性讓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現在我終於可以愛上鏡中一絲不掛的自己了。這種只屬於自己的小小時刻對我非常重要。

 

 

Q:但妳一直都很美啊,變性之前的妳難道不喜歡自己的鏡像嗎?

 

A:當時的我並不喜歡自己全裸的模樣。

 

 

Q:妳和妳母親的關係十分親密。她是否一路支持著妳的轉變呢?

 

A:我在14歲時跟我媽說了實話。她一開始也無法理解,但之後就一直支持著我。

 

 

Q:以公眾人物的身份經歷變性的過程是否很艱辛呢?

 

A:可想而知,對自己的至親好友坦白是一回事,把自己赤裸裸地攤在陽光下任人指點則又是另一回事。以前年紀還小時,我無論如何就是作不好這份心理準備。即使是現在,我仍然在找尋方向。我試著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真正需要注意的地方,但這個世上畢竟還是有太多瑣事得納入考量。我必須考量公開的時機、選擇適合的經紀公司,而大眾的觀感也一直都在左右我的選擇。老實說,我的壓力並不小。當模特兒本來就是一個極度高壓的工作,絕大多數的模特兒都必須拼了小命去確保自己不辜負他人的期望。我除了變性之外,還得一併承擔那份職業壓力,所以我當然曾經歷過一些特別難熬的時刻。

 

 

Q:恕我無禮,請問妳覺得SRS會如何影響妳的愛情呢?妳是否期待去探索變性後的感情生活?

 

A:當然,我對這個新的轉變感到很滿意,而我也很樂意繼續探索我的感情生活。

 

 

Q:目前有任何交往對象嗎?

 

A:沒有,我現在單身。我對新戀情抱持著很開放的態度,但目前我必須先多留一點時間給自己。我認為這是必要的。接下來就順其自然吧。不過,妳知道的,現在的我是前所未有地悠然自在、充滿自信。我準備好面對這個世界了!

 

 

 

* * *

 

呼,劈哩啪啦的翻完了,希望大家還看得順眼。本來我對模特兒的私生活並不怎麼感興趣(除非他們自己狂放閃XD),但既然Andreja勇敢地站出來向全世界做出了最誠懇的真情告白,我也就從善如流地試著翻譯出她的心聲了。這篇採訪文不只娓娓道出一個變性模特兒的心路歷程,更是一份很好的性別平權教材,可以幫助不熟悉LGBT社群的大眾將心比心地去理解、去試圖接納這群社會上的少數。最後,我竭誠歡迎Andreja成為全世界所有女性同胞的一份子,更祝福她在時尚工業界中開啟下一輪性別平權的盛世。Good luck!

 

P.S. 致不知如何唸"Andreja"的朋友:Andreja翻成「安德莉亞」,音近「安錐亞」。如有錯誤敬請指正。

 

P.P.S. 歡迎分享、轉載全文,但請註明出處,並請勿擷取部分文字據為己有。感激不盡。

 

 

 

 source: EXCLUSIVE: Andreja Pejic Is in Her Own Skin for the Very First Time (via style.com)

 

 

 

所有圖片皆來自網路,著作權屬原作者公司所有

These photos are from various online sources.  No credit belongs to the blogger.  If the copyright owner demands these photos to be removed from this blog, please leave a message.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OJO
  • 謝謝分享:)
  • 樂意之至 :)

    demona 於 2014/07/25 23:55 回覆

  • Tseng Pei Jung
  • 借轉貼,謝謝
  • 請註明出處,感激不盡。

    demona 於 2014/07/26 17:26 回覆

  • Raxxi
  • 我會想念走男裝秀的她
  • 同感,畢竟她宣布以後再也不走男裝秀了。

    demona 於 2014/07/27 02:28 回覆

  • 昨天作問卷今天決定留言
  • 我喜歡你的文章也喜歡她~
  • 感謝您的厚愛:)

    demona 於 2014/07/31 00: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