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27_1156.jpg  

 

昨晚我夢見我走進了一間普通的髮廊,想要整理一下我這頭老早走了樣的茂盛頭毛,但是不知怎麼搞的,賽德克巴萊的劇組全體竟突然衝進髮廊來把我從椅子上拉了出來,要我接在大慶後面飾演從青年莫那過度到慶台大叔的中年莫那這段期間中的莫那魯道(囧)......

 

天哪!這又是哪齣?

 

即使在毫無邏輯的夢中,我的邏輯還是能夠很清晰地判斷出我這白白胖胖矮不隆咚的漢人女子完全沒資格演莫那魯道啊!

 

 

雖然對我而言飾演莫那魯道簡直是再褻瀆、再荒謬不過的事情,但不知哪裡搞錯了,總之全世界都非常認真嚴肅的要我扮成莫那率眾去出草。

 

於是,他們把我打扮成全副武裝的莫那,大慶還很莊嚴很虔誠地閃耀著他的大眼睛和我促膝長談,告訴完全狀況外的我說要拿出崇敬祖靈的必死精神去努力演,才對得起有著原住民精神象徵意義的莫那魯道。然後,在全世界眾目睽睽的眼光與簇擁之中,我被推向了片場。

 

我拼命環顧四周,想要在不斷對我噴射出殷切期盼的人山人海之間找到一個和我一樣發覺這一切太過反常的人,然後在人群中看到犯罪心理的Hotch。


HOTCH_POWER_2_by_JACOBsGrl71.jpg


他一如往常地穿著俊挺的黑西裝,從人群間對我投以心有戚戚焉的憐憫眼光,接著溫柔地用唇語告訴我:我明白,我都明白。妳的扮相很完美,而且妳的內在一定也有足夠的勇氣和驕傲。無論如何都要加油,不要認輸,妳可以的!


於是,在無敵Hotch的勸說之下,我完全放棄和這一切異常繼續爭辯下去的念頭,乖乖地燃燒起體內那不知夠我燃燒多久的少量雄性賀爾蒙 (P.S. demona豆知識:所有女性體內在正常狀況之下都會分泌少量男性賀爾蒙,請勿大驚小怪),率領著其他優秀的原住民演員們衝向了宛如駭客任務中的母體後門的七彩長廊。

 

那條七彩長廊中充滿了各式各樣的門,每一道門都是蟲洞般連向不同時空的出入口。我循著劇組的指示打開了長廊進頭左邊倒數第五道門衝了出去,一行人落入一個宛如鬼境般完全荒廢的現代社區。


此刻彷彿已經被戲中角色上了身的隨行演員跟我說,這裡變成廢墟是因為我們之前已經對這裡的居民出草了,不管男女老少一律殺得片甲不留。

 

就在我一邊誠惶誠恐地裝出威武肅殺的莫那臉一邊思忖著人都死光了還出啥草的瞬間,我意識到我的敵人不是人,而是死後繼續盤據在這座藍灰色的蕭瑟城鎮中的怨靈和厲鬼。


我無法解釋為什麼,但夢中的我完全不害怕。我們這群化身成準備出草的原民勇士的演員們非常認真的埋伏在草叢間討論著接下來的戰略。然後,就在我倏地起身向前衝的瞬間,醒了。



 

 

 

 

創作者介紹

架空馬戲團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