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馬戲團歡迎您在標明出處的前提下分享完整文章連結,但請勿擅自轉貼、擷取或抄襲部分圖文內容,感激不盡。

icebreaker-images.jpg 

 

(文中夢境有少許血腥暴力之描述,請自行斟酌閱讀)

 

 

前幾天我和我家人去了一趟溪頭,當晚我在明山森林會館的雙人床上做了個夢。夢中的我是個生在眷村裡的小女孩(我本來就是),而那條村子就是我小時候曾住過的、現在已經被夷為平地作為大型國宅建設用地的、曾經叫做致遠村的一個空軍小眷村。

 

在夢中,我似乎不斷無緣無故地受到一堆結黨成群的臭男生欺侮,而我之所以一直不斷地逆來順受、默默忍耐,不是因為害怕那群臭男生的淫威,而是我心想著男孩總是很幼稚很晚熟,但總有一天,他們會長大、會懂事,到時候他們會明白自己先前的霸凌作為有多愚蠢,然後就不會再把我當成無聊解悶用的傷害對象。

 

然而,在某個天空呈現藍到發黑的純色、椰子樹葉宛如誘惑飛鳥的空中海葵般隨風搖曳著的夏日午後,那群男孩又莫名妙地群聚過來騷擾我了,雖然我不記得那個下午的我為何終於忍無可忍,但總而言之我就是忍無可忍了。

 

不可原諒。

我要報復。

 

我要對這些小王八羔子作出不可逆的傷害。

我要讓他們接下來的一輩子只要遇到我這種看似人畜無害的女孩就會腿軟顫抖。

 

接著,雖然我不曉得為什麼一個小女孩有這等蠻力和精準度,但我隨手捻來一根牆邊的曬衣棍,對準那些氣焰囂張的臭男生們柔若無骨的褲襠使勁一掃......

 

男性的睪丸,真的是脆弱得非常可笑啊!

一對對小小的、尚未發育完全的睪丸們,就這麼秋風掃落葉似地一一被我打爆、捏爛了。其中有一個男孩好像特別倒楣,連鳥帶蛋的,整付生殖器都被我從鼠蹊部連根削除了。

 

一點都沒有意外的,這群平時不把我當人看的新生小太監,

一個個都失去了本來凶神惡煞的跩樣,

一個個滾在地上醜陋地哭爹喊娘。

被血染紅的一個個小褲襠哆嗦著,

病弱美女林黛玉看起來都比這些睪丸碎在陰囊裡的男孩還來得強壯。

 

接著,仍舊毫無意外的,這些小惡童失了傳宗接代用的子孫袋,
所以代他們出來討公道的母親們全部都發狂了。
母親們不僅對我下達奪命凌遲令,

並且還連血咒、下蠱、降頭、草人插針等等的毒咒都使了出來。

 

為了逃避這些女人的追殺,我在第一世流離失所了一輩子,最後死亡腐爛在某個不知名的地方。

 

第二世的我發現前世的奪命詛咒還沒消失,於是低調走避大陸,加入共產黨的幹訓團讀了一輩子的毛語錄,結果仍舊不得好死。

 

第三世的我轉生為一個男人,然而在前兩世的回憶覺醒之後,發現男孩的母親們就算早已死光,她們化成的怨毒厲鬼仍舊不可能會放過我,於是我放棄了逃避,自暴自棄地親手割爛自己的睪丸和陰莖,成了瘋人院裡花枝招展的人妖媽媽桑,天天呵呵呵呵地放聲大笑......

 

歐耶,然後我就醒了。

 

CALL ME BALLBUSTER!!!!

MUUUUUA...HAHAHAHA!!!!

 

--

各位同學,我們從這個夢中學到了什麼呢?

A.想要報復男人,打爆他們的睪丸就對了

B.男人真的是很可笑的生物,沒了卵蛋就成了一堆廢物

C.女人的怨恨是很恐怖的,三生三世都不會散

D.為母則強,為了自己的孩子,就算化為厲鬼也是合情合理的

E.這啥鬼夢?原PO一定是個神經病

--

創作者介紹

架空馬戲團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oxx
  • 哈哈! 妳真有趣~我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