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個百分之九十九都很美的夢。 

夢中我與認識很久的一個優雅的、具有騎士精神的溫柔男人在一起了。他跟我首先一起出現在我潛意識中的終極地獄;不過,我們不是去那對裡頭那些明明不愛我們的人擠出虛偽而酸楚的笑容的。我們倆,是去斬妖除魔,讓我可以自惡夢中的無間再生的恐怖場景中解放出來。 

接著,我們像超然第三人稱視角般的出現在金庸的武俠世界,笑看李莫愁、周芷若、岳不群、東方不敗和任我行等人在我們眼前血淋淋地上演他們頑強的貪嗔痴,藉著這些風流人物,我們學習彼此感情的珍貴、脆弱和無常。學習為了愛而珍惜彼此、珍惜自己。 (重新)學習相信愛沒有到不了的地方。 

當真實過去和虛擬歷史皆已死的死、亡的亡、幻滅的幻滅,我們前往時光的火車站,出現在前往未來的平面月台。但是,不知道怎麼搞的,站長大聲疾呼著火車將會誤點45分,於是我們就被拉去乘上了可以加快抵達目的地的船。 (當時他並不覺得在火車往返的路線上行船有什麼不對勁,而我不容許自己的理智在這個節骨眼跑出來破壞片刻的難得幸福) 

航行!

我們和其他幾個不認識的乘客共同在風平浪靜、絲絨般的深夜海面上溫柔前進,天空是發黑的深藍,點綴著只有在完全無光害的馬賽馬拉草原才能看到的華麗繁星。啊,好美、好美。從地球到太陽系、從太陽系到銀河系、從一個星系到無數個星系、從無數個星系到色彩斑斕的星雲...... 星星不再只是天空上半死不活的、卡在人類粗暴製造出的污染中茍延殘喘的彌留小光點。星星是(本來就是)發出可能比太陽強大億萬倍的光、各自擁有著無數乘以無數類似地球的、上面可能有著更多生命型態的行星環繞的強大存在。他們不只發光。他們有顏色。他們存在。他們是誘惑著無知渺小的我的強大存在。 

星星的顏色越發豔麗,而我也忍不住飛蛾撲火似的想往天邊那異常絕美的「強」的最高級中走去。就在我的臉感受到從千萬光年之遙吹送過來的星雲風的剎那,我的男人用他強健的手臂把我「撈」了回來,並告訴我說,我的頭髮已經被星星「吃掉」了一大撮,要小心喔。我隨即伸出右手摸摸腦際,真的耶,剛剛那陣星雲風吃掉了我垂在右臉頰上的長髮,讓被「強」迷惑的可笑的我,變成半邊長髮半邊小平頭的怪模怪樣。 

然而,就在我緊張兮兮的開口問他是否會因為我笨到飛蛾撲火而討厭我之前,他像安慰受驚的孩子般說了:「睡吧」。接著兩個人便躺在輕柔搖曳的甲板上,他不介意背後有我環著他不放的手、我不介意他把我抱得死緊;我們不像天邊繁星那樣強而美麗,我們本來就不是,也永遠不會是,但是我們無悔。 

無悔。 

隔天早上,我們的船停靠在一個橘色的港灣。一切都是橘色的。橘色的空氣、橘色的天、橘色的海、橘色的平靜。他和我肩並肩坐著,慵懶地聽著潮浪拍打碼頭和熱風撫摸椰子樹葉的聲音。「剎那」在橘色的世界裡變成了永恆,而且我們覺得我們可以有無限個永恆。沒有任何來自過去生命的人事物來提醒過去的不堪,唯一可能會讓我們傷腦筋的,也不過是討論旅程的下一站要去哪裡。 

正當我們再次準備前往小船停泊處,前往下個目的地,碼頭的盡頭處氣呼呼的走出了我媽媽、我外婆,還有我的一干阿姨們。婆婆媽媽們狠狠地咒罵著我們怎麼可以隨便搭上來路不明的船、怎麼可以丟下一切遠走高飛、怎麼可以一聲不吭的就離開;還有,我媽已經正式和我爸分居,老死不相往來(呸呸呸,童「夢」無忌)。 橘色海灣變成灰色。七彩夜空變成黑色。 他臉色沉重,準備面對一切再次從過去跳出來反噬我們的野獸。 我還來不及悲傷。來不及承認愛「的確」有到不了的地方。 

醒了。

創作者介紹

架空馬戲團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