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象一:上班族擠公車,路邊攤開雙 B

解讀:經濟蕭條,景氣薄弱,民眾荷包快速瘦身,一般的傳統產業、驕傲的科技新貴都不免採遭魚池之殃,玩股票的更是一臉大便樣,怨天尤民的訐譙政府,狗血淋頭的咒罵所謂的解盤專家,天天愁眉苦臉彷彿明天就會沒飯吃的死樣子,齊聲高唱:『錢、錢、錢不夠用!』。
如果我們把鏡頭拉到夜市小吃,你將不會在這裡看到一片烏雲,絲毫察覺不到景氣的變化。遠近馳名的攤販依然忙到焦頭爛額,臉上是笑臉迎人,心中爽的喔伊喔伊叫。

完全現金交易的制度讓生活更有保障,不需要了解什麼是「貸款」、「壞帳」,甚至這些字怎麼寫都不用知道,顧客手中的鈔票「看到即得」,「一手交錢,一手交豆花」的原始生意模式直接快速又簡單,哪跟你鑽研什麼「e世代成功之道」,搞什麼「B to C 電子商務」。西門町的阿宗麵線,公館後巷的紅豆餅為範例,如果他們真的想跟上時代腳步,開個「大強數位小吃企業」,我保證營業額不會遜色到哪去,說不定三五年後就上市上櫃了。

這些無名英雄一直默默的在賺、日以繼夜的賺、不愁低潮的賺、他們背後的經營理念沒有花俏不實的長篇大論:『你餓了老子給你東西吃,你給我錢,吃完趕快給我閃人』。

這種夜市文化孕育出的富翁們四處橫走,財粗氣大的暴發戶模樣,開的德國房車真皮座位上鋪著道地台灣運將專用的竹製椅墊,呈現出一慕好不刺眼的「中西合壁」;正牌純金勞力士手錶帶在一隻指甲充滿灰垢,小拇指指甲特長以方便挖鼻屎的手上,怎麼看都還是覺得糟蹋了這高級精品。

當一個奉公守法的上班族死氣沉沉的攤在沙發上,期待電視機上的招財貓趕快顯靈時,小吃總裁夫人正在跟她親愛的說:『老公,我們該換車了』,令人不禁唏噓『讀書有個屁用!』




現象二:明知虎山難行,卻向虎山硬闖

解讀:「葡式蛋塔」、「電子雞」、「無尾熊」、「麥當勞HelloKitty」、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名詞隨便抓都是一大把,它們曾經讓你我為之瘋狂、熱情澎湃、奮不顧身、拋頭顱、灑熱血的付出青春和體力,心理奏起數百回的交響樂曲『等等等等~!等等等等~!』越等越嘔、越等越覺得自己犯賤,可是還是死不投降的抱著「總有一天等到你」的硬性子苦守崗位,龜行蝸步的朝目的地前進。

台灣人缺乏自我的盲從、害怕落伍的愚蠢證明了幾件事:
(1) 台灣人喜愛追求大眾口味的口味;
(2) 台灣人對新鮮的事物接受性很高;
(3) 台灣人真的沒什麼地方可去;
(4) 台灣人都很寵愛小孩。

這樣看來「一窩蜂」的行為不但促進經濟繁榮,還影射了台灣人的許多優點,真是樁好事呢!嗯…沒錯,但是我想說幾句話:
第一,別人的口味並不一定適合你,排隊前先用腦子想一想真的值得去這渾水裡打滾嗎?拜託有點個性好嗎?

第二,新奇的東西總是開始炙手可熱最後曇花凋零,在你一股腦衝入崇洋哈日的行列之前,先秤秤你有多少份量,照照鏡子認清自己的樣子。

第三,台灣的面積已經夠小了,一到了週末假日,人車更是好比用「浣腸液」排泄似的瞬間大量爆出,希望大家「能忍則忍」,給那些真正「便秘」許久的人一個順暢愉快的假期。

第四,精明又重心機的商人深知小孩的錢好賺,所以利用父母的愛心來圖暴利,下次再聽到孩子的不合理要求時,千萬不要跟他們一樣的幼稚無知和不理智!




現象三:會英文的很少說,不會說的拼命講

解讀:英文在社會上的重要性是不容忽視的,於是乎緊張的人們開口閉口都要來兩句洋文才稱得上是有學問,奇怪的是這些「有學問」的人說的英文只可用破爛不堪、毫無章法、亂七八糟、胡講一通來形容,徹底掌握「一句一單字」、「隨口露兩句」的原則:
老王:『總經理很 Care 的那個 Project 現在完成了幾Person(%)?』
阿 Paul:『 OK,我現在就幫你 Confirm 一下。』

諸如此類的對話我保證各種場合都可常常聽到,熟練的中文直譯替代法用同意的英文單字直接崁入對話中,充分展露語言天份的把國台英語參雜在一起,讓旁人要下五倍的注意力去了解體會,自以為這樣就可矇蓋其草根性而散發出異國的氣質,行走間殘留點兒洋風覺得英文啵棒,其實別人「懶得糾正你,暗笑在心底」。根據我兩餘年的坊間觀察用力傾聽後做了一份統計,除去專業術語外,國人最常掛在嘴邊的英文單字大概有

(忍痛精選前五名):
5)Schedule:
中文為「行程」,但好像每個人都忘了這兩個國字,莫非這是台灣走向國際化的必然改變嗎?

4) No Problem:
通常發音卻是 No"Pubban",或更離譜的是 No"趴不讓"(真的有!)如果你始終覺得很難念,說『沒問題』會不會比較容易呢?

3) Confirm:
「確認」,Con-"FORM"才是大家的發音,台灣人講英文寧死不捲舌,有人帶頭改變此發音結構,就有人負責把它普及化!

2)Complain:
「抱怨」。使用率頻繁所以榮登第二名,沒什麼好Complain 的。

1) Care 和 Idea
並列第一!相信這是個公認的結果,此二字深入民心眾所皆知、一用再用真好用,已計劃明年要編入中文字典裡了。但請注意Care 非 Cale ,所以請你務必輕輕捲起你的小舌,而 Idea 非 Idear,這回請你不要畫蛇添「舌」,嘴巴微張,像個白癡一樣的發出 I-dee「啊」就夠了。沒錯,常講英文會進步,但是請你務必練習講整句,而不是零碎的單字,那不僅不會進步,反而讓人覺得你在賣弄學問,請切記「水深波浪靜,學廣語聲低」。




現象四:你隨便說、我隨便聽、他隨便做

解讀:數年前國內第一個得獎的公益廣告「差不多先生」,鄭重強調「隨便」的害處。

假設一個人走在街上要丟垃圾,為了方便就隨便往垃圾桶口丟去但是沒進,或許一個人的「隨便」沒什麼影響,但是若是十個人百個人這麼做,可能就合力蓋起了一座垃圾山。從每一個人心中累積起來的「隨便」、「差不多」就會造成社會環境的破壞、風氣的敗壞。

台北市政府實施「垃圾不落地」的新制度,大家要花錢買規定的垃圾袋、又要詳細的做垃圾分類、更慘的是還要每晚提著大包小包逃難似的期盼垃圾車的到來,造成每晚緊張的無形壓力,於是聰明的台灣人為了避免這些「無謂」的麻煩,直接把垃圾運送到台北縣去丟,倒是方便省錢又輕鬆。台灣法令處處是漏洞,人們又不太懂得守法,以至於洞越挖越深、越來越難彌補。

十字路口直行車輛竟然要讓左轉車輛,紅綠燈僅供參考,我學會了過馬路時看見綠燈後心中先默數五秒,給他們一點時間「順利」闖紅燈,請勿以肉身去阻擋他們趕路,畢竟這不是可以重來的。如果政府法令還是不夠完善周全,大家依然我行我素不聽話、不認真、不懂公德心,我保證下次颱風來時汐止還是會淹水、交通還是無法救、墾丁海域還是被污染、選舉還是有賄票。




現象五:「媒」毒攻心,樂在其中

解讀:全世界最好看的電視就在台灣,用心製作的綜藝節目越低俗越受歡迎,詳細過分的各類新聞提供全省的最新自殺報導,無線和有線的收視率戰爭為了只是那0.01%的差異,而不顧一切的出盡奇招來滿足觀眾的胃口。

某個益智節目為了提高收視率不惜以高額現金來誘惑民心,還請了一個自以為懂的大律師來坐鎮主持,有些觀眾邊看邊罵參賽者的笨,罵的越狠似乎反映自己越聰明,有些很互動的拿起電話來 Call-In 想拿獎金,僥倖 Call進去之後卻茫茫的不知答案,此時第一批人罵的更是青筋爆漲絕不留情。製作單位所設計的高難度問題決不會讓你靠著知識抱走獎金,每每到了決勝時刻大律師都會來個「不可能答對」的問題讓你抱著遺憾滾回家,這種現象就是把觀眾「當白癡的耍」,如果一開始就是個螢光幕騙局,不打算把百萬送出去,何不把獎金拆成小份真正的送出,贏的更多人的歡心與信賴?

「不出門能知天下事」在台灣一點也不錯,各大頻道把五花八門、好的壞的新聞都往你身上轟炸,看的我們心慌慌意亂亂,分不清輕重緩急是非對錯,電視病毒快速的從視覺感染蔓延,使我們的思考邏輯被影響而無法正常運作。每天新聞頭條是哪裡又有人跳樓了,焦點新聞則是哪個鄉里的瓦斯又爆炸了,『驚傳諾基亞手機塞入肛門!』以跑馬燈的方式呈現在螢光幕上,一個屬於國際化的大台北都市,難道儘是報導這些干擾人心卻無關緊要的負面新聞嗎?

台灣的新聞結構已然變質,漸漸轉型為一種寫實黑色幽默的綜藝節目,或是一種結合地方民情令人增廣見聞的探索節目,可憐的觀眾沒有選擇只好浸淫在其中。為了刺激收視戶製作出來的新聞,配合無知也無所謂的觀眾慢慢的把台灣帶往反方向沉淪,可惜大家心智早已被麻痺,反正「看了爽就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mona 的頭像
demona

架空馬戲團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