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Oct 14 10:51:59 2004

牆上有張長得爆帥但是只接男客的男公關廣告小海報。

一群失意落魄的英俊香水製造師們逃命也似的將他們吃飯的傢伙藏進一個破爛小屋裡的破爛櫃子。櫃子裡有蟑螂屎和不知怎麼來的噁心污垢,而製造香水用的細膩瓶罐器材彷彿像是被趕出天堂的墮落天使,很無奈地被橫七豎八塞在骯髒的櫃子裡。

其中一個香水製造師說:「幹麻還要小心放啊,橫豎我們再也用不到它們了。」而另一個則說:「這些器材就是我們的靈魂和夢想呀,怎麼可以棄之不顧!」說著說著,在他們蹲著藏好器材之後,他們用手搭在櫃子旁的破爛病床準備要起身,此時,竟在病床下看到一隻被截斷的人掌。

斷掌已經泛黑、浮腫又乾燥,看起來像是已經切掉很久的樣子。斷掌的小拇指上一圈圈地纏著一個長長粗粗的深藍色蛇形戒指、捲尺似的蛇形戒指。這時,其中最漂亮的一個男相水製造師驚訝地發現那個蛇形戒指是他的,他還將戒指從口袋中掏出來。大家一陣錯愕(那這隻斷掌該不會是那個香水製造師的手吧?但是怎麼可能?現在他的手還好好的啊!),接著奪門而出;而我,則像個全觀者一樣冷冷地看著一切,然後直覺地對這橋段下了個結論:「這擺明暗示了這房間是個時空裂縫。」
  
(在這個夢和下個夢之間以及第二個夢中,都片段穿插著彩色但不是動畫的《星座宮神話》講述著沒腦但被深愛的冥后貝瑟芬妮呀、女兒被親兄弟娶走的大地女神呀、善妒的天后海拉啊、真情至愛的冥王哈迪啊、還有我最愛的宙斯等等)
     
--------------------------------------------
  
接著我夢見自己和一群人去義大利自由行,參觀某間連discovery勇闖天涯主持人都曾經造訪的金碧輝煌大教堂。說是教堂,它卻也是多種宗教先後使用過的神廟,所以角落裡充滿了各氏各樣的宗教偶像和圖騰。
  
當我們正在走馬看花時,有個義大利人用英文和我們聊了起來。我還記得我們因為他的義大利腔將"conSTRUction"或是"STRUcture"的那個STRU音唸得很怪,大家都邊學他的腔調邊笑著;他自己也在笑。然後,夢境的畫面突然跳到我和黯月的僑生吉他手坐在飯桌上,雙方各執一詞地討論法文中的"d"音到底是不是打舌音的問題。
 
接著,我又回到了剛剛的夢境。這義大利人毛遂自薦說要當我們的導遊,於是我們就跟著他走,聽他講了很多關於這座鑲金戴銀的遺跡的歷史,包括建築物中間是天主教教堂,由於曾經經過數名古羅馬君王的延革而被賦予不同的顏色;左翼曾是啥啥啥神廟、右翼則是拜駝鳥女神(在夢中她是一個印度教神祇)的神廟等等。

他應該還算專業,但是他老是忘記他要帶我們去看的特殊參觀點在哪裡、老是探向我的包包問我要地圖。
 
最後,當我們走向連接出口的小迴廊時,必須經過一個像是兒童遊樂設施的大型木造器材;你可以從一個滾筒上走過,那個滾筒上滿是OK繃,走過去一定會被貼得滿身都是;你也可以爬上去、繞過滾筒,走過一段平坦的小台,但是下平台時只能攀網;最後,你也可以繞過這些設施,畏首畏尾的從下方鑽過去。
                                                                               
我忘了我是怎麼過去的了,總之我們已經在大教堂門口。義大利人遠眺著整個大教堂的景緻,然後又用手指向左方的山丘,對我說「那邊那個就是希臘雅典衛城上的帕特農神殿!看到了嗎?還有在過去是宙斯神殿...」
                                                                               
我很驚訝第發現兩國不同時期的遺跡竟然靠得那麼近(現實上當然不是這樣),對他說:「哇!好近啊!」,他回說:「哪有近!相差14.5公里左右咧!」,我則不甘示弱的說:「近啊!騎車很快就到了!」。我的心在看到雅典衛城的瞬間便飛了過去,早已不在這邊。
                                                                               
他轉移話題,說:「怎樣,經過這趟義大利遺跡之旅,感覺不錯吧?教堂很漂亮對吧?」聽到他的問題,我敷衍地說:「對啊...對啊...」。教堂是真的很漂亮,但是那種金被輝煌的天主教遺跡在我看來,還是遠不及聳立在山丘上的股希臘神殿來的美──因為我覺得金碧輝煌是一回事,飽經戰火及天災洗禮的希臘神殿,以及那些高聳的純白色石柱,曾經孕育著古希臘神話的宗教信仰──那邊才是我的「家」(雖然我不是希臘人)。我甚至恨不得馬上找部車騎過去。
                                                                               
接著那個義大利人(之前忘了說。他留著長捲髮,有點禿頭。中年,但還算穿著合宜)又跟我說:「下次來之前...」我馬上接「最好自己先讀點書對吧?」。他說「對!因為你來之前不讀書的話什麼都聽不懂!」我點頭同意,然後跟他擁抱一下、感謝他當我們的免費導遊之後,他就走了。
  
後來我們一行人又再進入大教堂瀏覽最後一圈。在靠近最後出口處的那項木造設施時,我才發現我是和我的家人走在一起。媽媽拉著妹妹,完全不理會爸爸地快步走在最前面;我在中間一個人走,爸爸則漫不經心的在最後面晃。
  
媽媽選擇從充滿OK繃的滾輪上走過,被貼滿OK繃;妹妹從器材最下方鑽過去,而我則言階梯走上平台,最後在攀往下台時又突然發現自己竟然穿著高跟鞋。
 
這時,夢的「背景」響起了花樣年華的同名主題曲「花樣年華」(可能是我腳上穿著的老舊款式高跟鞋勾在網子上,顯得有些困窘不合情理所致;也可能是夾在爸爸和媽媽的愛恨情仇之間部之作何是好所致)
 
花樣年華由梁朝偉和吳恩琪合唱,歌詞如下:

http://0rz.net/42179

  
(男)渴望一個笑容 期待一陣春風 你就剛剛好經過
    突然眼神交錯 目光熾熱閃爍 狂亂越難掌握
(女)我像是著了魔 你欣然承受 別奢望閃躲 怕是誰的背影叫人難受
  
(男)讓我狠狠想你 讓我笑你無情 連一場慾望都捨不得迴避
(女)讓我狠狠想你 讓這一刻暫停 都怪這花樣年華太刺激(太美麗)
   
   
    
 
然後我就被Mia的喵喵聲喚醒了,以上。
  
  
--
這首歌是華爾滋呢...一聽就會想到穿著西裝的男人以及足蹬高跟鞋的女人,
兩人在濃得足以叫人窒息而死的情慾迷霧中共舞。
--

創作者介紹

架空馬戲團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