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 Mar 16 07:59:10 2004

這是甦醒前最後一個夢。很久以前我就作過這夢了,這個感覺即使在作夢當下就當就已出現,不過我仍然身歷其境地參加這夢境的演出。

夢的開始(這個夢應該還有些「劇情」在前面,不過我這次只夢到後半段,就像重新撥放DVD的最後幾個段落)充滿妖異魅力的魔鬼坐在一台朝遠端駛去的公車上,透過窗戶回頭向我和我身邊的人邪笑。
當下我知道了惡魔有著什麼邪惡的企圖,於是緊張地對身邊那個類似食罪人(將他人生命中的罪孽「吃掉」,好讓那些原本有罪的人可以一身清白上天堂)的「拯救者」英文說: "The bus is gonna explode! You gotta do something!" 於是,拯救者隨即施展力量,讓魔鬼搭上的公車平靜地駛離,外人看來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公車一如往常地沿著既定的路線左轉駛入行道樹中,離開了我的視線。我回頭問拯救者:"Are you in pain?" 話幾乎還沒說完,瞬間拯救者就癱軟在我懷中,痛苦不堪地說"It is 10 ppl's death...." 十人份的死亡。 拯救者「吸收」了死亡,用自己的身體來承受公車上原本會死的那十人的痛苦,也吸收了魔鬼使公車爆炸的詛咒;所以,他倒在我懷裡,虛弱到失去了行動能力。噢,對了,我記得懷中的他,很香。他身上散發的淡淡香氣幾乎使我達到某種程度的感官高潮。 不料沒一會兒,魔鬼就從公車左轉駛離的路口折了回來,滿面戲謔地快步走向我們、調侃我們,只是我不記得他說了啥。總之,從他的話語及他的神色,我發現他是個極有魅力的魔鬼,有魅力到讓我瞬間相信(或者終於承認)玩這種「正邪不兩立」的千古遊戲、加入這種陳腔濫調的千古戰爭,根本就是無聊至極。 可我懷裡無助的拯救者越來越虛弱;出於母性愛或某種近似於愛情的感覺,我不想失去他、不想讓他被親愛的魔鬼帥哥給搶走。於是我拖著他逃進了背後的屋子,關上大門。 這時,原本在我懷裡虛弱不堪的他站了起來,說:"Thank you so much. Right after entering this door, I feel much better....." 原來,這充滿著玫瑰香氣的紫色屋子是一個聖地,它是許久之前某位用盡生命和魔鬼交戰的、近似Holy Mary的女人最終的堡壘。是屋子裡聖潔而分方的玫瑰氣息讓拯救者好了起來。 醒來的他馬上將門堵住,想將魔鬼堵在門外,但是我們隨即想到,樓上還有很窗戶、天井, 腳下也還有地下室,魔鬼有太多管道可以輕易地趁虛而入。於是,我們合力封鎖所有的門戶,只是不管我們怎麼努力封死某一道窗,魔鬼他那戲謔的挑釁聲音總是馬上會出現在下一道尚未封死的窗外。 最後,當我們抵達某一扇還未封死的窗,我們發現紫色的玫瑰氣息正從窗口漸漸流失,而窗下不遠處,魔鬼很開心地說:「這個和我戰鬥XXXX年的XXXX(女人名)的氣終於散啦!現在,你們是我的了... 手無縛雞之力的我和體力尚未完全恢復的拯救者趕緊趁神聖氣息流光之前封死這扇窗,然後就向被死神在背後追趕似地四處奔跑著,尋找其他可能尚未封死的窗戶。 奔跑著... 然後,我被鬧鐘吵醒了。 疲憊不堪的我從床上爬起來,走向書桌坐下,但隨即又累到趴倒在桌上,心中呢喃「又作這種讓我睡醒比沒睡還累了夢了...」,胸口的心臟仍像在夢中與時間賽跑那樣劇烈地跳動,久久才穩定下來。 等我清醒點後,我告訴自己,這個夢不是第一次作,趁自己還記得夢境,快把他紀錄在夢違觀音的垃圾筒裡。 -- 唉...這個夢還只是我記得的甦醒前最後一個夢其實我一如往常,整晚都在作夢啊...好累... --
創作者介紹

架空馬戲團

dem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